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续前)  

2007-08-27 00:43:42|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续前)

有时想一想,自己已经走进了一条艰难的不归路,目标与现实南辕北辙,你为之奋斗,你想得到的到头来离你越来越遥远,远远离你而去,你拼命在现实中挣扎,不,这不准确,准确地说应该是随波逐流。如果你尚在生活的漩涡里抗争,希望尚在,可是,事到如今,你已心死,无力回天。

实际想一想这种人生悖论亦是一种渐趋的奇幻的境界,这与宗教,人种,时代,政治体系毫无关系。朝代更迭,英雄迟暮,当西楚霸王兵败坝上,北望中原,仰天长叹,慨叹命运弄人而无力回天时,他的选择从个体的人的角度上讲是一种社会学,社会意识学意义上的悲剧;挽狂澜于既倒,屈服于命运的残酷,卧薪尝胆,从头再来,这不是英雄的性格,亦有违民俗学的常规,而更深层次,更耐人寻味的原因却无人探究。我无意宣扬宿命论,就像希腊神话中的西西佛斯与风萧萧兮易水寒中的燕赵壮士,无论佛教与基督教,从奥义书到赤道部落神秘的原始图腾崇拜,本质上讲,在这一点上无不殊途同归。

啊,冥冥中是谁的手在风中起舞?

我爱深圳吗?

在这夜深人静的午夜时分,我思绪混乱,雨纷纷,夜漫漫,夜凉如水,我心何归?

我爱我的女儿,她是我生命中的春天;我爱深圳,她是我眼中的西施。她的生命中流淌着我的血液,她是我生命延续的唯一象征!可我将如何诉说我的故事,我怎样描摹我巨大的梦想和我第一次挫折,亦如我凭栏而坐,抚琴而歌!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叶芝在都柏林那昏暗遥远有如一个凄美的梦境的咖啡馆轻轻吟哦时,若干年后的西班牙内战尚未成为对这人性浪漫咏叹的注解。码头上依然人来人往,街市上依然纷杂喧嚣,当贝尔法斯特广场上那流浪的歌者慨叹着英雄时代已成过眼云霭,奥林匹克山上众神的筵席亦因一个女子而消散,我们穷困潦倒的诗人,内心却固执地低语着人间这温馨而浪漫的爱情。我泪眼模糊,乘着兰波的醉舟,日复一日,我追随着波涛,而疯狂的波涛撞击着暗礁......我是郭尔凯郭尔的门徒吗?亦如那些动荡变幻的日日夜夜,我们疯狂地在杭州的酒馆里与朋友纵酒吟诗,大打出手。谁能告诉我,塔希提岛上莫奈的裸体翻滚几次,才能激惹起嫉妒而暴怒的梵高,在亢奋中,他割下自己的耳朵......

啊,月白风高夜,寒山湖水清。在八十年代那些思潮涌动的日子里,那些过去的而又新鲜的名字为何令我心荡神驰,如醉如幻,那些文字和思想,那些梦中神交的导师,仿佛,他们来自异域!

那时我憧憬过暮年和黄昏吗?爱情,又是怎样的云中的滋味?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