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续前)  

2007-08-31 13:24:52|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续前)

真的很忙,出差一天,回到深圳,已是午夜。

一觉醒来,快到中午了。也罢,给自己放一天假,难得一个落雨天。我准备下午带女儿去海上世界喝咖啡,听听雨,看看海,我渴望这份清静而自由的感觉。

女儿叫小米,昨晚回来时她已熟睡,今天我醒来时,她走了,去幼儿园了。我躺在床上,想着她的样子,心里很欣喜。这个小精灵,她的生活完全沉浸在一个幻想的童话世界中,脆弱而敏感,内心充满幻想,安徒生和格林的童话成了她的精神食粮,那些童话书成了她的挚爱,睡觉时也要把它们放在枕边。你能想象吗——那个嘴里吮着水瓶,枕着一摞童话书睡去的五岁女孩儿?这个年纪小小的女孩儿,对书籍和阅读表现出一种出奇的喜爱和执著。她的世界单纯而美好,那些天空中闪耀的星星,东升西落月亮和太阳,加上白马王子,灰姑娘,这一切构成了她的世界,一个奇幻的世界。

现在已是午后三点多。我独自一人坐在红房子酒吧的露台上,一边品着咖啡,一边浏览着笔记本电脑里的博客。

雨时断时续,滴滴答答打在篷布上,打在翠绿的芭蕉叶上,反衬出一片宁静和空灵。女儿并未如我想象般与我同行,此刻她在幼儿园里,也许正在午睡,也许刚刚醒来,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跟着小朋友们吃点心呢。

在这山涧的一隅,远离城市,远离尘嚣,忘掉所有的纷杂和不快,静静地,静静地聆听山谷间传来的天籁之音。

说吧,回忆,说吧,我的故事,可我不愿让那些沉重的往事重现,就像我不能让时间倒流,昔日重来!

昔日的爱情,昔日的爱人,铭心刻骨,肝肠寸断,可这一切,我已把它忘掉。

翻看着一些往日的旧作,泪水重又摸糊了我的双眼,我看不下去,禁不住泪湿衣襟。捡一篇轻松一点的,抄录如下:

                                                            

                                                                       消失的焦点......

                                                                            (十七)

       荒漠的沙漠上......

甚至没有草,飞禽,走兽,一个奇形怪状的商人,满脸伤痕,笨拙地望着,望着......前方,远去的巨大而灰脑袋的夕阳;草原上,风把沙砾吹回海洋。

       星期二下午。医学院潮湿的解剖间,匆忙的学生鱼贯而入。偶尔发出一阵声响,宛若沿洋流南下的水族,前后拥挤着,但是,他们非常寂寞,紧张地抖动,试图抖落隐藏内心的秘密,不断想着实验室里那匹即将宰杀的马:它的眼睛在暗淡中起伏,象一座漂流的岛。

       我伸出手来摸摸,他的头很凉,手臂弯曲,我知道外面正在下雨。街道阒无人迹。广场斜对面,那段光彩的棕色木头丢失了很多年,但肯定不是夜游的姑娘们干的,她们被分布在凸起的屋檐下观察动静。可我知道他死了,被制成标本,肌肉呈灰色,浸在福尔马林溶液中,并且微微发亮,如果他突然抽搐......

       我喜欢跟踪一大群人,走在他们后面,然而他们告诉我,他们沿着斯大林大街走,是去迎接一位新娘。后来,我胆怯了,躲进一家红色副食品商店。一夜风雪,外面很冷,房子后面是一座花园,夏天,教授一家坐在浓荫如盖的露台上纳凉......

       落雪了,我想起大街,走过的人行道

       送葬的人们走过色调暗淡的天空,他们将他送到何处

       大门外一阵喧哗,沉寂后,许多人

                                   望不见

       银行里那位出纳员,脸上印着情人的吻

       唱了很久,现在,消失了

       没有风

       他已经死了,死了很久,曾在沙漠中爬行过一段距离。他害的是痨病,死得很慢。他转过头来看我,两颊消瘦,肋骨看得很清。他说他是一位波斯商人,有妻子,带来贸易风。我们是首次见面,他爬过一株温带沙柳,停了一会儿,说:

      “做梦也没想到,这里的悬崖真陡!”

        在我之前,我想过什麽......

        现在,我是一位医学院的学生,在手术台前,解剖一具尸体。大厅里的门格格响,象杭州市最后一只蝴蝶,从市区飞来,降落到窗台上,然后不断滑翔,牵引我的思绪,越过梦境,越过不同角度罩过来的阴影......

        等待着,等你到来

        你静静地躺在阳光下

        仍旧那么温柔

        漫长的道路长满青草

        你的关节  发霉的古钱和历史

        钉进画框

        可你谜一样的微笑,在流动

    “是你吗?郁佳,天真暗,斯大林大街在落雪,为什么不进去,你在想什么?想宇宙吗?回去吧!”

    “可这儿的空气好,我喜欢那盏灯的颜色。”

    “回去吧,真奇怪,明天你要上大学,你要点什么?”

    “音乐。”

    “不过歌声很便宜。”

    “思想呢?”

       要是没有风......

       我不断奔跑,然后停住。我担心这把手术刀能否解剖尸体,剔除全部皮肤,而不损伤神经,不用想象力去构造他们的生活,而仅仅是想象,起码,我们同它生活,已有几千年!

       荒漠的沙漠上......

       甚至没有草,飞禽,走兽,一个奇型怪状的旅人,满脸忧思,不安地望着,望着.......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