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待续  

2007-09-09 21:36:40|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沉浸在一种情感或氛围时,很难挣脱,无论从精神层面去剖析抑或单论其存在的象征性意义,往往徒劳而返;深层的结构错综纠结,谜团丛生,最后只能让人如坠五里雾中,就像你探讨奥斯曼帝国之崛起必然无法回避游牧于叶尼塞河南岸和贝加尔湖畔的突厥种族,可在此之前的一切你又知之多少呢?

       我崇敬叶卡特琳娜二世远胜于美艳的克娄巴特拉——伟大的罗马之神凯撒的情人,原因亦同如此。

       闲话到此结束,转入正题。今夜,我很想谈谈我的过去,我那些逝去的,无与言述的生活。

       记得我们是十一月底到达长春,那是一九八七年。

       我和沃林维茨到长春省医院时,设备已安装完毕。医院为这台核磁专门修建了一座二层小楼,它位于住院部大楼后面,比邻财贸学校,环境很好,很安静,由于刚刚下过一场大雪,早晨空气凛冽,万籁俱寂。

       沃林维茨很兴奋,一路上拿着相机四处拍照,他尤其对街道上隆隆驶过的有轨电车情有独钟,咔咔照个不停。

     " 王,这里的天气很冷啊。"

     " 是啊。" 我说。

       他刚从上海飞过来,相比之下,他的感觉很正确,不过,对于我,早就习惯了。实际上,德国的冬天也很冷,瑞士好一些,苏黎世的郊外还能看见绿草呢。

     " 你想家啦?"我问。

     " 不,不是。" 他脸腾地红了,连忙否认。

       在苏黎世的时候,沃林维茨周末常带我去他的公寓,他的女友很漂亮,栗棕色的长发,个子不高,但很活泼,他们也是周末才能见面。我曾跟沃林维茨在郊外的公共汽车站等他的女友回来。当时已是深秋,街道两边的野苹果树的叶子几乎掉光了,不过仍有些果实挂在枝头,青青的,很醒目。我们接到他的女友后,就乘车去他的朋友瓦里家,再乘车去市内的老街,那里有很多酒吧,气氛很好,我们一进去,里面的乐师就奏起日本的曲子。

       瓦里笑着对我说," 你看,他们误把你当成日本人啦。"

      "见鬼!" 我说。

      "你不喜欢日本人?" 瓦里问。

       我摇摇头,说,"不,不喜欢。"

       我们找到靠窗的一张木桌子坐下,桌面的木头很厚,年代看上去已经很久远,上面刻满陌生人的名字。

      "也难怪,我能理解,就像不列颠和德国,同是盎格鲁.撒克逊的后代,可他们敌意很深呢。" 沃林维茨笑着说。

      "也许吧。" 我说,"这种感觉你不理解,有机会到中国,到我的故乡,我会讲给你听。"我感到自己脸红了,浑身热血沸腾。

       瓦里笑了,冲我说,"不谈这些,你们要点什么?"

       瓦里给我要了一杯兑了鸡蛋清的酒,"很特别。'' 他说。

       (见鬼,下面写的东西没存!)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