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青 鸟1(七幕诗剧)  

2007-10-14 12:56:14|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    鸟1(七幕悲喜诗剧)

 

 

故事背景:未知。

发生时间:未知。

人    物:诗人(忧郁王子扮)

               公主(忘情菊扮)

               王子(栽木成林扮)

               国王(李桂朵扮)

               王后(人淡如菊扮)

               大臣(雷家兴扮)

               将军(甘子扮)

               奸细(男峰大卫扮)

               士兵甲(青鹿扮)

              士兵乙(股城故事扮)

              道士,哲学家(米粒扮)

              小妖(elford扮)

              丫鬟甲(sunny<->扮)

              丫鬟乙(妩双扮)

              合唱队(甲乙丙丁……扮)

              宫殿(偏爱绿扮)

              假山(山痴扮)

              深夜的寺庙(XXX扮)

              大海边(XXX扮)

             一条深沟(Ke.fu扮)

             更深的沟(XXX扮)

             一条大河(XXX扮)

             一缕青烟(XXX扮)

             马桶(XXX扮)

             较大的岩石(XXX扮)

             用脚可踢动的岩石或曰小石头(我心依旧扮)

             将军的战马(XXX扮)

             鬼魂出现时的月光(青鹿扮)

             城墙(XXX扮)

             城墙上的雉堞(霓萍扮)

             一堆土(查无此人扮)

             鬼魂(elford兼)

             远道而来的饿鬼(XXX扮)

             有翅膀的天使(风中泪百合扮)

             拔光毛的天使(孤独随风扮)

             等等,待加。

        

几点说明

1. 排名不分先后,不分主,配角,出场先后及台词多寡全凭运气,与实力及江湖地位无关。

2. 本剧纯属虚构,如有巧合,与编者无关。

3. Elford先写第一幕,如有兴趣者,可续写,但须经Elford认可。时间:每幕间隔不超过一个月(暂定)。

4. 人物表中XXX表示人物待定。

5. 续写者与Elford联系方式:elford_elford@hotmail.com

6.本剧所有演出人员,均系友情出场,纯属好玩,勿认真,而且亦未事先通知各位,如有异议,请告知。 

 

 

         

序幕

 

小妖(上):

尊敬的女士,先生们,

晚上好!我是小妖,

国王的弄臣,皇后心爱的可人儿,

也是达达的保护人,

但我一般不愿提起这些吓人的头衔,

一来怕吓着大家,

二来我也不是张狂之人,

事实上,我为人低调,不事张扬。

好啦,好啦,言归正传,

咱们开始吧。

 

啊,女士和先生们,

如果做为一种辉煌灿烂的明证,

我以三颗头颅和六只拳头拼成的莲序向你们发誓,

我们是虔诚的圣徒,

我们已告别蒙昧的童年,

也告别了疯狂的旱季和突降的缠绵,

我们具有石头的属性——

在火的激情中舞蹈

              拒绝无数世纪  任何方向的风

              在落雨天  我们常常凝视

              云层中,那些梦幻之鹰

 

啊,我亲爱的,

漂亮的女士,彬彬有礼的先生

此时,在这黑云压顶

天空布满预示的庄严时刻

在这样一个充满不祥的夜晚

你们将追随我高飞的思绪

体验一种奇异的,梦幻的,无法言传的快感

我的神经敏感的小姐和夫人

放松你们的神经

快快梳妆打扮,进入既定的角色

以十足的女性的柔情

屏息静气,蹑手蹑脚

提起你们华贵的裙裾

踮起脚  小心翼翼地跟随我

在你们眼前

地狱将以罪恶的毒焰

舔噬你们丰盈而惊恐的双眸

地狱的浩瀚

将以无法克制的海洋风暴使你们震慑

处于你们的地位

你们有什么理由拒绝

有什么理由拒绝

那些天国的姑娘和母驴们登岸?

 

现在轮到你们了,我咬紧牙关的先生们

请记住,生活是多桀的,人生亦有歧途

你们做为这个世界的一种偶然性

你们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

从这个意义上说

理智永远受到嘲弄

啊,先生们,你们处于美妙京都的一隅

——上帝说,人子啊,我派你们去人间传道

去熄灭人间的仇恨和怨毒的烈焰

可你们倒好

竟然和那些娘儿们私通

让我再毁灭你们一次吧

你们这些让我失望的臭虫

所以,先生们,你们听好喽

从今以后,我也自身难保

别指望我在国王面前替你们美言

我默不作声,所以

先生们,敛息闭目忍受吧

 

(合唱队上):

我们是心地善良之辈

情操高尚,血统纯正

生来纯洁无瑕

素能忍受生活的繁复和重压

无论刮风下雨,无论闪电雷霆

忠于职守,是我们永恒的准则

(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合唱队员们见状,作鸟兽散。)

 

幕落。

 

 

                 第一幕  预 兆

  

地点:皇家宫殿园林中。假山。傍晚。

(大臣扮小丑作滑稽状上)

 

 大臣

卑人生在北方

心又宽来体又胖

平日无事笑眯眯

醒来大吃又大醉

一瓶白干下肚

口若悬河

两腿晃荡

偶尔逛逛舞场

 

今日鄙人登场

纯属阴错阳差

以俺这份量

早该送往屠宰场

昨天泡的那妞儿

表面羞羞答答

心里无限风光

呸,这些可恶的娘们!

(作愤然状)

既然糊里糊涂登场

总该有所表示

扭扭捏捏

无所适从

可从不是俺的模样(俯首抱拳,向观众示意)

 

(哲学家作沉思状上)

哲学家(自言自语):

阴阳五行

自成体系

金木水火土

构成宇宙万物

金属阳,水属阴

水火交错,覆以土

五大元素

基本结构

关联错综

幻象叠生

由此推断

人生似梦

(痛苦而坚决地)

然而,九死一生

我也要把此中奥妙弄清

          (与大臣撞个满怀,猛抬头,似顿悟)

 

大臣(自语):

此是何物,

呆头呆脑           

硬充哲人,

酒囊饭袋

权且让俺愚他一弄

 

大臣(对哲学家):

聪明的博士,别来无恙

自从那天与你谈论希腊

我的眼界顿开

而且,点痣术功效神速

多谢!多谢!

 

哲学家(惊诧地):

当真?

 (大臣忽作苦脸,愁眉倒竖,偷眼窥视哲学家)

大臣

唉,正如您讲,人生险恶

危机四伏

现有一桩苦恼

整日心中萦绕

不思饮食

佳酿落肚也成空

恰逢高师,还请明鉴

 

    (哲学家吃惊,神态平复后,泰然发问)

哲学家

弟子,青天白日

歌舞升平

何苦之有?

 

大臣:  

师傅不知

此乃心病

若不根除

小命呜呼

 

哲学家

不妨说来听听

也许师傅可以

让你药到病除

 

大臣: 

师傅,说来简单

问题是,既然公主未嫁

何来怀上妖孽?

 

哲学家: 

唔,这……这……

 

            (合唱队上)

合唱队

         我们是光荣的消防队员

         我们的职责与别人不同

         哪里有火情

         哪里就有我们的身影

         不过今天情况有点异样

         我们查遍宫殿每一个房间

         也没看见半点火星

      ( 队员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我们勇敢冲进火场

         但要是由于情欲

         在内心燃起熊熊烈焰

         对不起,无论是谁

         我们也无能为力!

       (列队整齐而下)

 

(音乐起,公主上)

公主(哀婉地):

               奴家年方二八

               虽是闭月羞花

               无奈降生帝王家

               高墙深宅紧锁

               宫女丫鬟伺候也白搭

               唉,命苦哇!

 

 大臣

               远远走来女子

               步履款款

               体态轻盈

               好似仙女下凡

               你看她

               东张西望

               心神不定

               眼含泪花

               愁眉紧锁

               莫不是公主?

 

  哲学家(严肃地):

徒弟说的没错

现在我已透过表象

 看清事物的本质

 没错,是公主。

 

 大臣

               那我们现在如何

               趁着暮色黄昏

               我们躲藏起来

               要是公主撞见

               我们如何是好

               快,快

 

哲学家(轻蔑地自语):

                凡夫俗子

                遇见太阳

                只能躲藏

                怎堪贫道

                相提并论

                阴阳交汇

                并不可怕

                关键在于

                如何把握

                阴阳之间

                微妙变化

             (迎上前,施礼)

                贫道叩见公主

 

公主(惊愕地):

                大师,因何这里相遇

 

大臣(赶忙上前巴结):

                公主晚安

 

公主(益吃惊,不安地):

               怎么,你们都在这儿?

             (欲转身离去)

 

   哲学家(正色道):

               公主,请留步

               贫道有话

               不知当不当讲?

 

公主(掩饰地):

               大师有话请讲

               奴家这边有礼

 

哲学家(忧虑地):

               贫道夜观天象

               茫茫夜空之中

               一股煞气东升

               朔方辰时刚过

               又有金星闪烁

               尽管薄雾缭绕

               仍可看得分明

               如果常理推断

               恐有灾难降临

               公主孱弱女子

               出入可要当心

               尤其夜阑人静

              更要加倍提防

              如果没有大事

              最好夜不出门

              以防不测

              千万当心

 

公主(神不守舍):

                 谢谢大师提醒

                 奴家自当小心

                现已夜深人静

                你们也要歇息

                奴家先告辞啦

             (公主慌慌张张快步离去)

 

哲学家(无可奈何地):

                唉,世间万物之中

                堪问情为何物?

              (慨然长叹下)

 

(大臣见状直追)

大臣:师傅等我!师傅等我!

 

             (合唱队上)

合唱队

        又是关键时刻

        出现我们身影

        我们这身打扮

        虽不招人喜欢

        关键时刻

        我们还是要来

        表明我们态度

        尽管不能扑灭欲火

        我们还是要说

        谁让我们多年侍君

        早已养成习惯

        一直忠心耿耿

        而且心直口快

       (齐唱)

        公主要有灾难

       (灯光渐暗,幕落)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