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关于苏州(2)  

2007-10-05 01:47:13|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B那时穿一套草绿色军装,背一只军用水壶,在校园里荡来荡去。这倒不奇怪,那时学校里有很多无法理喻的人。如果说奇怪,倒是他写的一手天书,即使倒着读也不知所云。记得我们刚认识时,有一天,在图书馆,他从大厅里出来抽烟,我去食堂打饭,正好遇见他。我问他去不去吃饭,他回答说不吃,白天他只喝水。

他让我陪他抽烟,抽完一只,他又递给我一支,我们就这样一口气抽了三支烟。他说行了,你去吃饭吧,我要进去看书了。临走,他递给我一本小本子,说你拿去看看吧。我随手翻了翻,没在意。当他进去后,我仔细再看时,只见上面画满了乱七八糟的类似东巴文字的东西!

 

晚上我们去L家,那时L刚毕业,在《浙江青年》做编辑,住在葛岭半山一幢小楼的阁楼上。现在想起来,他住的地方要是用现在人的眼光看,简直就是天堂了。阁楼大概有十四,五平方,一扇大窗户正对着夜幕笼罩的西湖,楼下有一块露台,绿树环抱,松鼠在树上跳来跳去,很是喧闹。那天来了许多朋友,有浙大的,杭大的,美院的,大部分都认识,开始大家读读自己的诗,后来聊起罗中立那幅《父亲》,陈丹青的《西藏组画》也被涉及,当时崔健正红得发紫,他来杭州演出时,校园一天到晚放他的歌,很狂热。后来记不清为什么吵起来,邻居来敲门,问我们为什么这么吵,于是我们下楼,到楼前的那块露台上喝啤酒。几杯酒下肚,杭大的王平突然哭起来,他说很想家。他是湖州人,湖州离杭州不远,可以经常回家,但他这么一哭,大家顿觉凄清。那时是深秋,夜凉如水,满目苍痍,不由不使人断肠。于是人们陆陆续续走了。

后来L的同学来了,他要乘午夜的火车去北京,于是我们便到湖滨的一家小店喝酒给他送行。当时我们喜欢喝一种烟台产的樱桃白兰地,很大的瓶,酒汁深红,很粘稠,味道很甜,喝到肚子里没啥感觉。

L是南昌人,个子不高,待人柔情似水,那副幽幽的曼声软语听上去令人心碎。他健谈而执着,无论对诗还是对姑娘,他都倾注满腔柔情,孜孜以求。他患有严重的咽喉炎,不停地吃药,当他把嘴凑到你跟前的时候,你一定会本能地躲闪开,而他便会越来越近地凑到你跟前,跟你热烈地谈他的组诗《庞大的港湾宏大的船》。

离浙大不远有一所越剧学校,那里的小姑娘大部分来自嵊县,体态姣好,楚楚动人,而且她们说一口我们无法理解的奇妙的天使般的语言。我肯定L听得懂,而且心有灵犀,就像他与诗水乳交融一般。由于他是记者,是记者,便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名正言顺地每天早晨去越剧学校体验生活。当然,后来他被越剧学校告到编辑部时,我们已经从广州回来,而且是半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好了,让我再回来讲一讲那天晚上的情况吧。我们啃着鱼片干,喝着樱桃白兰地,不知不觉十一点多了,我们兜里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况且L的同学要赶火车,北上京城闯一番事业,这件事谈起来气势恢宏,但几杯樱桃白兰地下肚,难免使人有些英雄气短。尤其走出小店,冷风一吹,头重脚轻,望望茫茫苍苍的湖水,望望远处幻影般飘移不定的群山,倒不由叫人生出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永不返的悲壮来。

L明天要去越剧学校体验生活,回家睡觉了。我和B便去火车站送此君。

我感觉杭州八十年代的夜很美,寂静而破旧,伴随偶尔几声撕心裂腑的哭声,很契合我们这些无所事事的浪荡的游魂,那时,我们不近女色,那时,我们以酒为伴。快乐由心生,忧伤时,我们有诗!

忧伤是一种高贵的情感,在学院里,它是一小部分人的专利,而之于社会,则令人悲哀。

我们把L的同学送上火车,内心无限空虚而怅惘,正好一列客车进站,我们鬼使神差地跑过去,登上了南去的列车。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