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开往深圳市区的地铁  

2008-01-04 17:09:57|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哀歌第七首

          ------开往深圳市区的地铁 

 

寒冷的雨夜

我在人流中踯躅

多想进入地铁车站之前

再看一看

你瘦削的面庞和你忧伤的身影

 

冬日的黄昏黯淡无光

闪烁的车灯和喧嚣的人流

总是卡住我的喉咙

使我张口结舌

甚至无法痛快地

吸一口凉气

这座冷漠的城市

那么多玻璃大厦和大理石地面

那么多亲热的情侣

使我禁不住怅然若失

犹如冬雨在我脸上流淌

和着我的泪水

流到嘴里

苦涩得

不由得使我想起你

想起你粉红的手臂和你走路的姿势

我不得不走走停停

幻想这单向的爱慕

如何穿越时空

并在某日与你并肩而行

 

你麻布的衣裙

和你白皙的颈部

第一次使我产生错觉 是在去年秋天

类似我灵魂触摸你左膝 在电影院

像触电 我立即缩回了手臂

可我无声的哀叹在夜雨的搅动中

很难中断

 

啊 这伤感的冬之夜

谁与我交谈 匆匆的脚步

重裘包裹的身体 溅起水花的歌声

以及进站的公共汽车

总是把我内心刺骨的渴望

打乱 不可救药的姑娘

你在哪一端――

大街的尽头 港口的作业区

还是灯火通明的酒店

折磨我是你的乐趣

虽然我清楚这远不是爱

甚至算不上好感

只是心里老惦记着你

于我凌乱的心绪之上

难以把你释怀

 

我无法使自己平静

在这川流不息的市区

时间如液体般

在这低温的天气里

缓慢地结晶

十字路口

信号灯熄灭时

一些店铺

已经开始打烊

我在路灯下琢磨 此刻你是否已经下楼

是否有人陪伴 是否你的男友

也如我这般把你眷恋

如果我再有钱一点 或者我兜里的钞票

刚好够给你买一串真正的水晶珠链

我会去西武商场 倾我所有

把它买来 并亲自

给你佩戴

然而 我穷得无法满足你的胃口

只能远远看着你

和另一个男人

从我身边经过

并且 还手挽着手

 

我喜爱这座城市

低低的海岸在城市左边震颤

如果它升高几公分 那我们都得完蛋

好在公司坐落于地势陡峭的高岗之上

楼下倾斜的广场 有时人满为患 有时又很孤单

每当我在楼上眺望香港

老板就站在我后面

从脑后给我致命一击 几乎把我打昏

他神经质地喘息 犹如破碎的蜥蜴

不断地

一蹿一蹿 嘴里嘟哝着

奇妙的阿西那人的辞句

有时 他在开车的路上嚎叫

或者躲在暗处 把姑娘

绑在床头

冲动使他两眼放光 据说

他曾经是

一位诗人

从小就备受摧残 对社会 对所有抱团的人

充满一种狂热的怨恨

恨不能把一切砸碎

恨不能捕捉一切机会 把我从摩天大厦的顶层

一脚踢到无人监管的地下车库

我的这位老板

据说 爱过少女无数

 

地铁进站时 我听见巨大的轰鸣

在地下滚动 街道也开始晃荡

恍如隔世 仿佛我跌进某一个夏日的午后

我在镜子里看见我苍白的脸

而剃刀 则在我头顶盘旋

那些散乱的假发 零星的唇膏

五颜六色的洗发香波

无不使我心烦意乱

只要我的目光

落到镜子深处

那个呆头呆脑 扭动腰肢的伙计

就从黑暗中探出一双眼睛

冲我咧嘴而笑

使我不由得

惊出一身冷汗

他是我的一位难缠的客户 标准的孟加拉绅士

(手臂布满黑毛 而手心 猩红

从不用筷子或刀叉 只用手指抓取食物)

他从广州尾随而来

穿过重重沉重的伊斯兰帷幕

穿过死气沉沉的印度洋和马六甲水道

在银行街对面的花旗银行

我们迅速地

交换票据

当他离去后

我旋开闪闪发光的铜门手 走到街上

刺目的阳光

晃得我

睁不开眼睛

我不得不弯下身

蹲在路边

就像孕妇临产一般

 

可是 此刻我却想哭

站在码头的边缘

从海湾的夹缝之间 伸出头 向陆地

张望

深圳 宛如一把弯曲的钢勺

中间细腻 两头粗壮

中间是光洁如镜的红色通道

洁白的海鸟 从红树林散开

向南而去 直至消失于波涛浩淼的水域

我在这个节日的清晨

幻想自己是一只飞翔的大鸟 在空中

眯缝起眼睛 寻找我的落脚之地

我的身下

街道 依旧空空荡荡

我曾经借居的公寓

一位面色苍白的妇人

修补着破损的墙体

而隔壁 杂乱微弱的钢琴声

在街道上空狭窄而灰暗的天际

回荡

正好与我煽动的翅膀相撞

我不得不降落

不得不跟迎面相遇的熟人

点头哈腰

 

我需要能量

补充我亏空的体力

我需要情感

弥补我内心的愁伤

谁能与我分享这内心的苦痛

谁能一直听我诉说

一个小丑的

自言自语

已经习惯在台上被呼来唤去 鞠躬时

不小心 从舞台跌落

我的脚 我隐含的泪水 打湿了

从湖边通往回家的漆黑的公路

 

这寒冷的十二月之夜

点燃一支香烟

让弥漫的烟雾驱散我死一样的孤独

同时也减轻我思念的痛苦

可我置身在这乱纷纷的人群中

被人流夹裹 像海浪 漫无目的地

游荡 如果我能在一家鞋店的橱窗前

或者星巴克咖啡厅 摆脱

这些恼人的暗流和冷如冰块的夜雨

如果有一杯咖啡和烤得金黄的面包

我会留着 一直等你到来

我会与你

分享我的食物

陌生的女郎啊 在这陌生的城市

在这寒冷的雨夜

我只想跟你说上几句话

为你穿上大衣

把属于你的背包递给你

然后 弯腰吻一吻你的额角

送上我的祝福

我就走 去赶最后一班地铁

如果来得及

我还会再一次驻足

就像现在这样

目送你远去

直至消失在

茫茫的

雨夜里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