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第 三 条 道 路(完整版)  

2008-04-06 12:16:41|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 三 条 道 路(完整版)

      ——关于另一种形式的结构主义文本解读致达摩兄

 

    遥远的海岸 那场未曾预料的风暴

    突然席卷而来 甚至吞噬掉屹立于

    你眼眶之上的另一种生命的渴望

    ——能量及万有引力

 

    那是新年   新年里新的一天

    我突然发现你脸颊布满深深的裂纹

    你目光深邃而阴鸷   双肩裸露

    一半隐匿于黑暗    一半永恒地保存于死者内心

    人们随心所欲地谈论离群索居以及人性的

    不可复制性   在这紫色的黄昏

    我不停地走   内心染着夕阳的残辉但是我认为

    这一次

    所有的候鸟都熬不过严寒

 

    我在荒凉的海滩   站在沙丘面对大海

    当你走近当你成为第三种基色:黑色   紫红和空旷的天空

    当潮汐起自更遥远的大洋深处   远在灵魂泛滥

    远在我们称之谓洋流的咆哮中   强大的生命力

    那海面上闪动的   犹如穿梭于闹市区的三趾秃鹫

    犹如分散于密宗的大曼陀罗经

    谁能只凭借感觉谁能只是拒绝另一种持续的放电

    犹如你的目光   犹如博斯普鲁斯海峡两岸

    帕夏的权势   庞大的花费和更临近的新兴力量

    无数可能中   我独爱一种

 

    更接近神灵家族那种灵魂附体

    十二种女巫的圆光法

    大西洋鸟类渲染的抵触情绪   啊   一群群灌顶的神

    支撑生命的巨大的

    空洞   啊   大礼而跪的逆臣

    谁会随心所欲

    谁会犹如闪电   在最高点与幻象瞬间消融

    啊   我中世纪的伴侣

    丰富多彩的法门

 

看卿婀娜体态,看俺娘子破罐子破摔

  一寸秋波也会掺假,初现的夜话

  却如何涂不上颜色,就宣她八百娇娘绕卿侧

  就让她苦苦点灯熬成婆

  俺的娘娘啊,俺的哀家,带着孩儿也嫌破,弄纱宫阙两处落
   

  谁将你眼影点过,谁将你丹青赚后无话说

 

    家道中落   湿冷的门庭显赫的府邸

    绵延数百里   几千年喧嚣不再

    种子和果实   散落在心灵卷曲的缝隙间

    亦如高处   不胜寒的高处   我们透过谁的恩宠周旋于生活的第三端

    并由此而西行

    悸动于雌雄同株的凤凰树下

    传承于每一座寺庙的莲花台间

    你一缕缕卷发你的深邃的葡萄藤

    当城市扩展  我们进入鼎盛   随后几年   在距离海岸的最远点

    我们朝何处扬帆   啊   恼人的家庭纠纷

   被毁弃的花名册   

    不仅仅只是一份潜在遗产  华丽的老宅

    那些博斯普鲁斯沿岸的石英矿脉

    归谁?

    更何况   说到陷入贫困的马背上的硬汉

    我不得不谈谈

    鸟类

 

如果窗外靠不住就在阳台晾晒内衣裤

 

    有哪一个物种

    比静止的馆藏白头翁更忠贞

    咆哮于退潮时分的翻石鹬

    它们是真正妩媚的种族

    多么漂亮的一群   飞行中的尤物

    近看类似两种不同的标本

    上天它们却色彩斑斓

    谁是第三人   谁能让一切重来   如果你足够耐心请仔细审视

    它们羽毛中

    极其鲜亮的一段   犹如法语中柔软的童声

    犹如昆曲里正旦的缥缈一泪

    漫长夏季里最后的海滩   谁在歌颂逝去的美

    谁在歌颂多雾的清晨

    谁凄清的叫声

    更类似调情

 

    如果不介意你就沿着陡峭的水势运行

    如果不介意你就扬手将它们送上天空

    或者

    直接将它们赶回从前   残忍的神啊

    铁木真的子孙   在半岛上通宵达旦

    未经许可谁让你们擅自交媾

    未经紧身谁让你们擅自开门

    不真实的国王的班底

    酒精里泡大的可怜的底层僧侣们

 

没来由的怒气,挨千刀的公子厮

  恋声妓怎把隘口守,醉如泥怎地脱奴家绣衣裤

  困在尘埃盼风雨

  日日夜夜怎地个捱过,待来世阴晴转,朝纲乱

  即使国破家亡,妾身也要头戴金钗与君三春共良辰

 

   疆场上战死的我们强壮的手足

   灿烂沙洲上木质的鹅卵石   海水把它打磨成

   我们后代图腾的文本   形状如同马蹄螺的

   直线上升的幻象

   一代人因此而

   旋转   啊    那些堵不住的回声   那些洗不净的枪药

   那些渴望来自昨天的疾风骤雨   化铁融山的

   丑恶念头   无数年阵痛仅因一只扑火的飞蛾

   而飞灰湮灭   起自远古的大海的洋流

   这一刻   布满深坑

 

   梦幻者   公共假日里绝望的守财奴

   乘车前往安乐窝的重要大员

   憧憬娇妻和床第之欢的

   灰色地带的政治犯   那些狩猎期间诞生的纯粹的处女之作

   那些血雨腥风的日子里被拉下马的

   我们的前辈和探头探脑的七朵出水芙蓉

   我们祖先在海浪的侵蚀下发现的最后一块绿洲珍藏至今

   越临近那个日子   临近被打磨光滑的沉重的精神之门

   原始的经期和使我们失去太多的光线的重负

   雨水   持续不断   就像我们持续不断的

   渴望以及我们冬天的阴沉冰冷之心

   我们无需证明我们无需肯定我们的

   一贯清白之身

 

   我们失去的那些弥足珍贵的教派

   在雪域高原渡过的一年是被马头明王和观世音消磨掉的一段时光

   而在旷野里渡过的一天则堪称盛典

   那些圣墓地上不虔诚的马蹄声

   那些额角被蛀空的金刚之身

   那些魂断荒野的海岸警卫队的密藏法典的修行者

   那些闹市小开

   时而躲藏在覆盖的黄杨木下

   时而隔岸观火

 

水陆道场,瞒天过海挂念的是哪幢深宅

  误打误撞怎指望天长地久,娘娘今儿为你铺下鸳凤裘

  妾身为你备下交欢酒,薄幸的冤家,咱们从头恩爱结绸繆)   

 

   神秘的咒语   再次显现它灿烂的光晕

   世间的   言辞

   陷入瞬间的

   精神之爱

   懒散的经院弄臣   索取正当权益的幻想中的识文断字者

   以及挥舞杀威棒的我的姐妹

   你们将如何应付

   冷言风语   啊

   运行中的心跳声   回荡在我们内心的九十九颗绝对的铆钉

   那十字架下的泪人儿   脓疮下结晶的杀虫药液

   可悲却充满神性   负担着一切被埋葬的

   爱和创伤

   谁需要绝对的盐   谁可能

   死后发光

   随着春季到来   那些离开荒地的棕熊

   那些海滩上的金刚鹦鹉

   它们成双成对远走高飞

 

  妄誕不经   变动不居的

  假法

  通天而成至理

  于人而成诅咒

  那些因狩猎而流下的泪水

  那些血雨腥风中贪婪的锤声

  那些超越极限的潜能

  而超越

  却成为一种特殊的音符

  场态  物态

 

  于是   汉成患

  于是   患成乱

  于是   乱成神圣的劫难

  于是   日夜哭泣

  于是有人归来寻找远方的双亲

  有人归来寻找我们厮杀后遗漏的族裔

  一路听见远远的鼓声

  那奇怪的马群

  在哪一个

  朝代

 

  渡海到尸陀林   为报酬而来

  渡海到南方   为无限欢欣

  他们当中五六人

  失去伴侣关系   他们买来最后的初夜权

  和一阵轻微的晃动

  那是一个春夜 宁静温和 夜色朦胧的天空布满星星

  几艘驶向琼州海峡的船舶

  在黯淡的星空下

  驶向我们平时偶然看见的大洋深处的鱼类家园

 

  将没有任何食物供他们专享

  那些离开荒岛的陆地鸟

  那些不平等的涨潮期

  那些迁徙中奇特的景观   近海的矿脉

  避暑胜地的轻烟   意外的福泽

  和死亡云层中的

  天堂

 

  只是在结构主义语境下

  犹如胡塞尔巨大的石蛋

  复杂精神氛围枯枝上盛开的函数春天

  犹如索绪尔无限延伸的横轴

  汇聚于多里亚柱

  啊崭新的日历

 一种定量的符号美学观

 

 一切从头开始   一切起源于另一只西伯利亚猛禽

 

 从谁的利爪下开始救赎

 树下观战的斗士   名望与优雅已死

 那种叙事结构   影射操作法

 连缀情节的微分进程

 谁能把我们漂成来世真身

 谁愿意我们弄假成真   送入符号的星空

 犹如宋词的第二次裂变   纯语境下的

 滔天海岸

 啊   风暴形成的多种力量   海浪中大地的

 数次抖动    一只沉重的手提箱

 携带进入环绕之城    一种形式结构

 在我们自身显现之间

 

(女孩儿已长大成人,女孩儿来世坠入红尘,女孩儿夜点青灯愁送客,端的是没来由,招的哪一门子

  女婿,做的哪一桩赔本营生)

 

 他们走到最大的玻璃墙下

 他们走到门后    他们走进梦中准确的梦境线

 那扇门后    梦境的一部分

 连着一扇门    显现

 

 这种梦境的感觉

 

 大西洋海豚

 

 潜在的一切可能性

 

 这是我第三次遇见谯达摩先生

 和他的后现代结构美学

 

真的很美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1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