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原创)片 断 1  

2008-10-27 19:05:37|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片     断(1)

 

 

算下来搁笔已经二十年了。历经南来北往的动荡生活之后,随之而来的远离尘嚣的平凡岁月使我几乎忘却了往昔曾经发生的一切,循规蹈矩的生活,创业的艰辛甚至偶有的小小的意外之财都会让我心满意足,喜悦和伤感离我远去,大喜大悲的情感波折已不复存在,那些现实生活中远为言辞所能描述的更为美妙的一面,——那种灵魂的宁静和难以言表的感受力,却越来越强烈地却攫住了我,我多么希望就这样终了一生,在平凡琐碎中走向彼岸。

   

 于是,我选择走向它的反面。 

   

实际上,我是一个随意性很强的人,很难集中精力于一件事上,并做到有始有终,况且纷繁忙碌的现代生活,一方面使我心灵深处仅剩的一丝谢灵运式的狂放不羁和战天斗地的叛逆精神丧失殆尽,更要命的是我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混迹于市井的掘金浪潮而乐不思蜀,忘却今夕何夕,更何谈刷新政治,关心民生的宏图壮志;另一方面,诗,在我看来,理应是一个马背民族驰骋疆场的血与火的精神升华,而不是农耕民族风花雪夜下的即景之作。华夏五千年文明浓缩于今,着力点不在精神领域,而只是一鼓作气于统治方式的更迭,大一统秩序的完善,一个朝代干掉另一个朝代,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仅仅局限于地域内的穷折腾以及难以启齿的人伦错位,仅此而已。

 

我要说的是,人文精神贫乏的背后,必然带来民族集体的性能力的衰退;而想象力的枯竭,只会激励变态和自摸行径大行其道,而那些附庸风雅,那些宫闱禁忌,那些坟头上的阿庾奉迎,就像通俗演义的朝代野史般端上帝王们的餐桌,饕餮盛筵通宵达旦,文化本身变成口味之欢,在灯红酒绿之间,人性渐行渐远。

 

外邦人前仆后继于帝国的斑马线上,那些长头和圆头的歌者,那些善与恶,处于隔绝状态的苦行僧

往来于世界两端的使徒

甘愿为新天地而

舍命的

那些大国

和襁褓中的

君王

 

这一切,于诗无关。

 

诗人靠恩典而得救,施恩者不是君王,而是一切民族的共神。

此时,我想谈一谈诗人和类似诗人的第一人的

责任

 

犹如现代化进程,犹如走向更遥远意义上的洗心革面;犹如杀戮和复活仪式上更广义的后学者时代的神针;犹如分散于城市中的那些其他城市,犹如走向通往巴勒斯坦之路而挑明第一次迫害浪潮中基督祭礼仪式上的深入的钉子和伤口上的

和反仪式主义的

神学主张。

谁会否认保罗和扫罗的差别?

谁会第一个站出来,定义诗人?

 

我常常感到迷惑不解,是谁允许那些船只通过达达尼尔海峡?那些西班牙的舢板和载满东方瓷器的方舟,那些突厥人的木马和拜占庭帝国历史篡改者的独门暗器,那些沿着巴尔干半岛南下的亚利安人的营帐和阿拉伯人蒙着面纱的艰辛的驼铃之声,那些往来穿梭于迪纳拉山口的脚步和眉头紧锁的伯罗奔尼撒地区的第一阵血雨腥风……

东方和西方,在这流放的海岛上,谁行将被处死,谁将更飞扬跋扈!

一直是不解之谜,一直是丧君之地

干旱的季节,人们使用同样的土坯建筑大坝

干旱的季节,人们同样不选择水路,而从内部宣布革命

甚至在同一语境下

及至现代文明的十字路口

谁是文明的见证者?谁是最后一个跳出轮回圈子的人?

 

诗人,理应是明亮的天体城邦的一个特例,一种显著影响这个蓝色星球的强大的引力场,而随着日月星辰的自然更新,他们至今无法在太阳系的图谱中显身,他们至今无法确定身份!

 

......潮起潮落,那些以海鸟为生的尖嘴的贝类,那些引起一场东风的马背上的游牧战勇,那些为强大生命力环绕的自然群落,那些全线飘红的

蒙古利亚语族!

 

我们何曾讨论过它们,我们何曾做好清除对立派和海滩犟种的种种设想!

什么时辰?在我们称之为宇宙中的一个分支点,在持续的暴露无遗的空旷中,在革除两个神秘教派的宫廷狂热丧礼上,在夜间巡夜人擅自闯入沙洲而如殉道者般苦熬的残冬下。

那些充满怨怼与哀号的长长的汽笛声

那些盛开彼岸花的血红的不归路

那些接踵而至的马靴

那些卷起的

细小的沙子!

 

仅有一种伤感使我想起业已消失的奇幻的童真时代,仅有一种诡谲五千年凌云而立,其中下沉的心理实体和雾霭迷蒙的外部世界,消失于暂时的沉寂之后犹如大海的又一次绝经期!

谁再一次占据高原,谁把王座上的母后占为己有,占上风的学者们啊,你们是否占有上升气流的出风口,而寒流过后,文明之巅的冰雪是不是也跟着物种一块消融?

 

我们迎来极成疑问的新时代和运动中的几何要素,和地球自转带来的纹理效应。在破裂的巨轮沉没之前,哪几种语言将被分解,那几种行动将适于打劫,进一步要决定

谁来做诗人,谁来坐享帝国盛世的冗长编年史!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