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原创)我的热衷朝觐的阿拉伯朋友  

2009-05-26 20:37:44|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热衷朝觐的阿拉伯朋友

 ——献给我的客户尊敬的Mr.Md. Siddiqur Rahman

 

 

我富裕的阿拉伯朋友 请拨一亿第纳尔

汇给Mickey设立的

某某信托基金

犹如神圣的B女士 和她角落里的丈夫

以及她的影楼用品

和拜物教账单

 

否则 请探索语言规律 或者用阿拉伯语或者腹语

赞美真主

甚至单独派生出一座零世纪的

卡尔白神殿

在那里

甚至先知穆罕默德

也能常年感受到洋溢着欢乐气氛的

节日风情

 

互相有力地

握手 直至很多人开始面色发青

而更多正常女子

看上去

就像畸形的美人

她们胸前 挂满艾卜拉罕残兵的

乌木

 

甚至像变形的

波函数 散发出汉志地区女管家潮湿的气息

犹如冲破牢笼的亡女

和她们烛光中的

亡灵

 

超负荷运转的那些软体的教派啊

那些甜蜜之夜

那些残暴的

吸精风气 那些积蓄投资力量的

倒戈相向的

倭马亚家族

王座以西

谁邀谁入梦

 

麦地那的那些炎热的

午后 他始终微笑着 而她

对他说 关于海底圣训 鲸目动物 斯宾诺莎的

委婉的犹太血统

以及一只叫做巴克的

要不 我们午后顺便去沙丘顶部

打井

 

尽管所有成熟的哲学家 尽管所有擅长释梦的

加尔底人 腓尼基人 撒马儿罕的

亲信

都是男性 而那些预感两大帝国的

事物 那些招致铭文的

宴饮 那些丰富的石油产品

直链烃及其衍生物

回暖的

刚性需求

 

成熟的

新娘 成熟的宗教权益 成熟的索马里幻影 她甚至骄傲地

看着那些教派

那些戴着别致小帽和头巾的

职业外交官 那些像白色康乃馨般盛开的

突兀的

骨头

她甚至在洗衣店前

骄傲地

试镜

 

犹如真正的民主 犹如石油寡头和迷人的哈桑表兄

犹如在海湾赤臂肉搏的

萨达姆.侯赛因陛下和穿着时髦短裤的

风情万种的

清白的乔治.布什 请贩卖军火给专制部落

请贩卖神圣罗马帝国的

无产阶级衣钵

 

那是一张镶嵌宝石的照片 那是一张阿拉伯非人道主义的

通行证 那是独裁者的马脸

和内化的国家准则

甚至比克林顿夫人精致的臀部

还小 而她穿着死气沉沉的

丝绸套装

内衬娘家置办的褶皱的招魂裤

 

我们曾经彼此深爱 以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我们在积满春水的土坑旁

埋锅造饭 我们甚至感到一丝悲哀

和哀怨

因为当时 我们身后是一堵灰暗破裂的

墙壁

而不是中国山水画般充满诗意的

屏风

 

甚至公众口味 受过良好教育和富有经验的

三角洲部队 清教徒式的

相貌平平的塔利班圣徒 长满皱纹的

麻秆似的波斯湾义人

阿斯马仪的以钻研合众国为目的的

连锁机构 巴勒斯坦高地的

可疑的幻影

被剥夺公民发言权的

阿卜杜拉赫曼.艾尔.姆尼夫的

模糊的视线

 

请把那些黑白照片撕碎

请打开厨柜门

请让迷迭香和安息香甜丝丝的香风

扑面而来 啊 赛耶夫人 请触摸我针织长衫的

袖口 请让你激动人心的暖流

流遍我的全身

然后 把我挂在金属衣架的挂钩之间

我因自己胆大包天的行径

而浑身抖个不停

 

封闭红海之初就应该封闭

阿拉伯半岛

甚至像封闭妇人的子宫

甚至像打开另一个装满鬼魂的清真太平间

里面盛着赛耶夫人的

威士忌 杜松子酒和路易十五的人头

甚至 一个严厉白人的巨大无比的

胃 以及我祖父梦中的

悲喜交集的梦境

 

最后的平静的日子 珍藏在一个抽屉里的

我的一段史诗 西方的

帝国的异端邪说 甚至在海湾战争时期

在猪油刷成的三层阁楼之外

在诸多人种的外表华丽的医院综合楼尽头

在政治 军事 经济权以及管理耶路撒冷艾格萨清真寺一切事物的古莱氏长老死于油田大火

之夜 忧郁的法兰克人啊

我们缔结商业契约吗

 

啊 麦加的生活

麦加的蓄水池

麦加的那些裂缝……

 

凡是见证我们命运改变的记忆

含蓄的遁词

归因于阶级的历史

教授的暗喻 苍白而寒冷的朝拜者饮水处

甚至一个独处的伤感的阿拉伯男子

和其他的男性

以及普遍的帝国情结 抑制世界另一部分的

美学 概念的附属物

持续存在的

背景

 

向东倾斜的海岸 在那里

海水把干涸的土地

填平 要把我们带到哪去

我的主人 甚至在我们住过的最普通的地方

甚至在它忙碌的巢穴

啊 真主

 

甚至 一开始

就带着致命幻觉……

 

犹如一个悲哀的声音

一个渴望的声音

一个愤怒的声音

而最累人也是最折磨人的声音

听上去

却如刀刃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