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原创)关于几位当代画家的绘画作品( 1 )  

2009-07-25 00:10:18|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几位当代画家的绘画作品( 1 )

                                                   作者:Elford

 

 

为什么我们热衷于欣赏绘画,就像我们问,为什么需要女人?女人,难道仅仅是为了更好地享受独处其中所带来的美妙的感受,就犹如我们欣赏绘画时一样?

有人说,我们都是独立的,互不相干的,甚至是孤独的个体,我们与外界发生关系的机会仅仅取决于我们侵入对方的程度,而这种程度又往往止步于对方的防备机制和敌意的情绪化指数,即对方某一时刻的痛苦喜悦值。这一相对的情绪变化值,不仅不稳定,而且一直呈现递减趋势。

浏览中国当代画家的油画作品,几位画家的作品甚至深深地触动我,比如李佑林的《在森林里》,庞茂琨的《迷失的瞬间之三》,邸立丰的《往事》,何多苓的《秦琴的肖像》等等。抛开作者创作动机与创作手法和技巧不谈,我要说的是,尽管不同画家选择题材不同,表达方式迥异,但我对这些作品的解读却是,在这些画家的作品中,反社会的,反自然的,叛逆性人格似乎成为一种时代的符号,那种茫然的无助感,那种冷峻的生存现状,那种物质主义和随之而来的统计学意义上的精神贫乏综合症犹如盘旋在我们日常生活天空中的梦魇,我们无法逃脱,被动地笼罩在它的巨大阴影之下。因此,在异化于我们人性的深层结构之下,无不渗透着,弥漫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孤独感,一种孤岛般的令人绝望的气氛。

这是否是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生存状态?对于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审美取向,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价值观,诸如此类的问题不是本文想要探讨的题目,也不是本文所能探讨清楚的东西。实际上,抛开这些形而上的命题不论,在现实生存压力下我们普通个体的人,比如我们自身,比如那些被心理官能症阉割的才子佳人,才是我要谈论的题目。

而其中之一,就是关于思考的问题。

实际上,思考的过程,就是任意两个孤独的灵魂互相接近,互相了解,互相契合的过程。如果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交流,沟通,直至被理解,被认同,那这个世界对于我们来说,就有多了一个彼此熟悉,彼此忍让的渠道。

 

   (原创)关于几位当代画家的绘画作品( 1 ) - elford - Elfordcolor的博客

何多苓《秦琴的肖像》

 

在何多苓的《秦琴的肖像》这幅画作中,黯淡倾斜的背景,倒立的女体,下垂的构图结构,无不暗示我们一种不平衡状态,一种生存其中的危机感,一种焦虑和反叛的冲动……因此,对于绘画而言,我一直认为女体的身躯,四肢,关节,肌肉甚至其中一种特定的肉欲倾向,一种艺术化的姿态对于表现创作者意念和宗旨实在是再好不过的题材了。这也是法国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那些大名鼎鼎的画家们乐此不疲,深陷其中的缘由所在。线条,色彩,光线,色调和气氛的把握,加之最重要的,衡量其作品是否杰出的,创作者的天才的想象力,创新能力,是现代绘画最重要的本质特征。在这一点上,何多苓创作于2004年这幅油画作品给了我们最具象的范例。

据说伟大的佛洛依德先生还是人种志和经典文学的伟大读者,甚至包括宗教历史。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由于缺乏专业知识的大众沉浸于战争的血腥和恐惧当中,心理神经官能症犹如阴云笼罩在欧洲上空。因此,在哲学意义上,死亡和必然性甚至可以画上等号。而对于临床医生来说,时机来得太是时候了。我这么说,实际上指的是大众所接受的他的心理分析理论。

   (原创)关于几位当代画家的绘画作品( 1 ) - elford - Elfordcolor的博客 

庞茂琨《迷失的瞬间之三》

 

   (原创)关于几位当代画家的绘画作品( 1 ) - elford - Elfordcolor的博客  

李佑林《在森林里》

 

而这跟中国当代绘画怎么能扯上关系呢?庞茂琨的《迷失的瞬间之三》与李佑林的《在森林里》为我们现代人讲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哲学寓言:心理习性与根深蒂固的人伦转换自有其艰难之处,现象与本质的关系犹如巫术般盘踞在人们的思维定势之中,而本质、存在、善和必然性等等观念在中华文化体系中原本就以另一种面目出现,它们如魔咒一般纠缠着我们,半人半神的形象甚至被天命意识所笼罩,人之初被定义为善和偶像意义上的天合之作,自我否定和自我批判的能力被一种似是而非的,虚无缥缈的形式所左右,由于缺失审判意识,怨恨的力量与奸诈的心机交织在一起,整个世界的崇高庄严的一面被私己的欲望所淡化,苦难的真正含义不再是一种道德观,而是一种安贫乐道的麻醉剂和致幻剂,甚至被升华为“採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神即自然的同一性境界。这种割裂,逃避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相互关系的后果之一,就是麻木心理与偶像崇拜泛滥,而漫长的朝代更迭和大一统秩序的建立,则是以抹杀人性,否定人本位为基础的社会结构,并代之以儒家的正统的人伦纲常说教为我们社会的出发点。因此,当社会演进到十九世纪,二十世纪,这种结构性僵化和坏死必然沦落到四面楚歌的悲惨境地。

 

   (原创)关于几位当代画家的绘画作品( 1 ) - elford - Elfordcolor的博客

       邸立丰《往事》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