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原创)风 中 舌 语(2)  

2009-10-06 22:31:25|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中舌语

                                                             (中篇小说)       

 

 

                                                                     三.

 

 

春天几乎是无声无息地潜入了这座白色城市。一夜之间,所有的树全绿了。苍白的太阳高高注视着市区,融化的雪水从房檐下轻快地滴落到土地上,住宅区变得泥泞不堪。

学校放学后,你沿着有轨电车道追逐电车,把钉子放在铁轨上,隆隆的电车驶过后,钉子就被车轮轧成了手术刀的形状,你用它跟其他孩子换弹子,小人书或者弹弓。在桂林路的一条街上,你把红红的鼻子贴在钟表店的玻璃窗上,里面滴滴答答的钟表声听上去悦耳动听。大中和他哥哥在马路对面拦截过路的同学,向他们索要财物。你跟他们打过几仗。他哥俩抢走了你的一台矿石收音机,你决定报复他们。有一天,你躲在他家门口的门洞后,大中刚迈步上楼梯,你从身后抡起一截木桩朝他打过去,他一回头,刚好打在他的额头上。他在楼梯上转了一圈,瘫倒在你脚下,你看见他的额头鼓起一个鸡蛋大小的青色肉包。你说:“大中,知道是谁打你的吗?”

“知道。”

“是谁呀?”

“你。”

“看来还没傻,知道就好,”你说,把他从地上扶起来。“我还要给你哥一棒子呢!”

儿童节快要到了,学校在一幢废弃的旧剧场里排练节目。歌声不断从昏暗空旷的后台传出来,一束束刺眼的聚光灯光线把积满厚厚尘埃和蜘蛛网的舞台照得雪亮。歌声一直在空洞﹑充满霉烂气味儿的空气中回荡。男孩子们在昏暗,神秘,狭窄的过道里跑来跑去,大喊大叫,神气活现,汗水把涂满油彩的亮津津的圆脸弄得一团糟。你坐在舞台下面一排长椅上,极力克制住内心深处的不安,充满敌意地打量着这幢看起来仿佛沉睡了无数世纪的旧剧院。几个穿着天蓝色背带裙和白衬衫的小姑娘像细小的妖怪,在阴森森的舞台上哼哼叽叽,蹦蹦达达跳个不停。你鼻尖沁出一层细小的汗珠,身体像打摆子似的抖个不停。“狐狸,鼠精,幽灵......”你自言自语着,“林妖,水怪,蛇鬼......”

  “你在嘟嘟哝哝说什么呀,我一句也听不清。”董琪戴着滑稽可笑的大头娃娃面具,一边晃动,一边笨拙地朝你跑过来。

  “狐狸,鼠精,幽灵......” 你高声地,气势汹汹地朝他嚷道。

  “你别冲我大声嚷嚷,音乐教师叫我找你,她让你去合唱团领唱。”

  “我不去!这幢房子里净是鬼魂,这幢房子着过火,烧死过许多人,他们躲在后台里,留在阴影下,到处都是,我听见过它们的哭泣声,狐狸,鼠精,幽灵......”

    你突然闭住嘴巴,垂头丧气,牙齿紧紧咬住嘴唇,手指哆哆嗦嗦抖个不停。

  “你发疯啦!我去告诉老师,你发疯啦!”董琪跌跌撞撞,一溜烟地朝着黑洞洞的舞台帷幕后面跑去。

你害怕了,身体蜷缩成一团,跌倒在冰冷的长椅上。

 

 

 

                                                                   四.

 

 

一连几天的暴雨残酷地剥夺了夏日里一切浪漫的美梦。河道里水位猛涨。靠近斯大林大街附近的一个施工工地,坚硬的河岸被洪水冲塌了一大片。斜坡上绿油油的草地和一丛丛茂盛的丁香树枝沿着裂层滑过去,浑浊的河水里翻卷着树枝,鞋子,啤酒瓶子,女人的长筒丝袜,破烂衣物以及各种各样的废弃物,五光十色,绚烂夺目。校园的秋千架子在风中单调地摇晃着。操场上白濛濛的,雾气缭绕。

几天后,云层间裂开一道缝隙,湛蓝的青天裸露出来,随着阵阵甜丝丝的凉风,一团团云彩飘走了,太阳从灰暗的楼群中挤出来,露出白脸,光线照射在高大的纪念碑和猩黄的琉璃瓦上。河水退下去,破碎凌乱的河床呈现在寂静的空气中。在毗邻一座石桥的陡峭河岸上,一群来自市区的陌生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河岸。他们神情痛苦而阴郁,似乎都在肃穆地等待某一时刻到来。

河水冲蚀的断壁上,十分醒目地裸露出一角镶嵌着厚铁皮的鲜红的柞木棺材和六七个伤痕累累的密封水泥管子。你拽着董琪的胳膊,惊愕地望着工人们操纵吊车把沉重的水泥管子拖出地面。董琪一声不吱,拽住你的衣服,想把你拉走。起重臂上的钢丝绳由于负荷超载发出刺耳的嘎嘎声,水泥管子在半空中抖动着,突然,咔嚓一声,管体断裂,雪白的骨骸从管腔内倾泻出来,其中一个骷髅蹦蹦跳跳,飞快地沿着倾斜的河岸滚进湍急的河水里。你恐惧地死死拽住董琪,唯恐他中途扔下你一个人跑掉。莫名其妙的不祥预感攫住了你。你感到一丝寒颤沿着颈骨,锁骨,肩胛骨和手臂传到指尖,你大惊失色, 丧魂落魄地转过身,竭力遏止住涌上来的阵阵恶心的欲望。

红色棺椁在细雨迷濛的河岸上被抬出来,灰色的光线把棺材的一侧映得闪闪发亮。你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四个身材粗壮,动作僵硬的大汉抬着它朝林间空地走去。这时,陌生人群中爆发出一个女人绝望的哭泣声。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距离你不远处的一个陌生人突然狂热地蹿到人群前面,挥舞着胳膊,操着很快的日语向人群呼喊。天空中,紫红色浓重的雾霭衬托着每一个人的脸,他们显得异常古怪,看上去既神秘又凄凉。你感到神思恍惚,模模糊糊地看到那四个彪形大汉把白蒙蒙的脸斜搭在肩膀上,每个人都在竭尽全力用胳膊把这副沉重的棺材往上抬才不致使它滚落于地。他们几乎同时停住脚步,把棺材放在一块岩石上,然后朝四处散去。你的目光重新移到那副神秘的棺材上。它先是微微动了动,接着砰的一声,一块油漆脱落下来,棺材盖朝一侧滑落,叮叮当当滚下岩石,一直掉进河水中。你踮起脚尖,发现一位神态安详,腰挎军刀,身穿黄色军用呢子大衣的男子仰面躺在里面。这时,只见他稍稍转动了一下身体,动作缓慢地坐起身,摸索着戴上一顶皱巴巴的软沿帽,用大衣袖子反反复复擦拭着覆盖了一层尘埃的长筒皮靴,直到它们闪闪发光为止,然后,迅速跳到路上,低着脑袋,满腹狐疑地离去。

  “我感到恶心,别看了,咱们快走吧。”董琪哭丧着脸央求道。

你们在自由大路与新民广场路口停下,银行大厦前面有一座空房子,你们钻进去,在光线幽暗的走廊里东张西望。透过墙壁,可以听见隔壁房间的破窗棂格格直响。街上不断传来 隆隆的电车声。你伸手在一扇关闭的门上摸索,摸到了椭圆形的门把手,你朝下一拧,门吱地一声敞开一道缝隙,门敞开了,里面空荡荡的。你们走进去,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霉味儿,角落里有一张仰脸朝天的黑棕两色靠背椅,一条腿被拆掉了。窗台上有一面蒙尘的镜子,你走过去瞧了瞧,灰乎乎的脸映在上面。对面一堵墙上用白色粉笔写着一行字:佛陀在菩提树下整整坐了七天七夜,傍晚,进入涅槃。

  “这是什么意思?”董琪问。

  “不知道。”

于是,你们蹑手蹑脚退了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