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引)在失语的状态中误入世界  

2010-12-12 08:02:42|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失语的状态中误入世界
                                                                                          ——简析楚雨的诗歌特征

 

 

                                                                                                                                     樊子

 

  楚雨应该有绘画基础,山水、人物、水彩或者油画等,一个懂点画之道的人,脑髓多半受到传统画论的浸淫,与西方绘画不同(西方绘画有三种重要手段:几何学的透视法、光影的透视法以及空气的透视法),西方绘画是根据人的思维、心理、视觉、性情特征来进行审美造型。中国画有很多优秀的,但弊端很多,我们看清人布颜图在《画学心法问答》云:“必先有一段海阔天空之见存于有迹之内,而求于无迹之先。”中国画实际是诗化的世界或节奏化了的自然。即便写实景、写实物,总要山川恍惚,即用炭朽钩定。画牧童就要画横笛,画松就得配鹤,这种惰性的思维模式从诗歌意义上说也是如此。现代诗人的修为不是回头唾骂一些传统的东西,而是要看清楚传统的精髓所在,能为我所用。楚雨在《空画布》之7写到:

 

作为寄托的精神之旅  企图开辟

新的时空  密码等待破译

没有人知道  关于一个人的河流   和它保存完好的信息

 

说到精神,自然会想到佛洛伊德的the feeling of repulsion(拒斥感):诗的艺术的本质存在于拒斥感的技巧之中。也即诗歌在伪装的形式中满足未实现的,在某种程度上不被接受因而是无意识的欲望。我不认为楚雨有什么“无意识的欲望”,她“企图开辟”是一个预谋,列奥纳多·达·芬奇的名画《维特鲁威人》、《蒙娜丽莎》和《最后的晚餐》等暗藏的密码的破译其实是一种美学上的欲望,我认为楚雨发出的感喟“没有人知道  关于一个人的河流   和它保存完好的信息”不是说河流这个符合的一个含义,是更多的以河流为符号特征来指定它的回应的区域(its range of responses),这种回应的区域是一种有预谋的精神准备和精神设置。这也相当诗歌中的言志过程。诗人楚雨在寻找所谓的灵魂之源,她的精神之旅是有预谋的,通过虚化的、意向的、非实体的、境况的、创造的和自由的意识活动,把个人的思维定向成型在一种画的意旨中。那么,我们在下面崔错的画中能够看到一种诗歌意义上的什么意旨呢?

2010年12月12日 - elford - Elfordcolor的博客
       诚然,崔错的这幅李清照画像如果是楚雨所画,我想楚雨不会着墨粗简,乱石勾染皴斫,留白过多,更不会把李清照定格为右手托腮,左手抚膝的沈思之状。如果楚雨写进她的诗歌里,一定如其所云,——

 

非鹰非豹

允许想象   请不要影射   先知正在打瞌睡

神谕的启示不需要靠背椅来支撑

                      ——楚雨:《空画布》

 

“神谕的启示不需要靠背椅来支撑”,画面中的李清照李清照需要奇石来支撑,这是中国画固有的病机,常见的想象占据一个空间,没有让空间有诸种新的气韵和活力,没有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和意料之外的行为领域。诗歌写作和绘画有很多相同的地方,“非鹰非豹”的呈现最终还是要回到引语连类、泛滥景物、托事于物之中,宗白华的“写出心情的灵魂而入物体的诗魂”(宗白华:《美学意图意境》,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年1版,第127页),诗魂是绘画和写作的根源,我发现了崔错画李清照的这幅画像进行阅读排斥后,我突然发现一个未解的“密码”:李清照依托的奇石很像一匹在奔跑中的狮子。我这种发现给我带来审美的落差,同样,我在阅读楚雨的不少诗歌里也给我带来庸常的阅读经验之外的落差。楚雨的诗歌剧《葡萄园》、《单向度·深》、《第七日》等结构庞杂、古典意象精美、现代元素突兀,我们不妨来看看以下的句子,——

 

窗口盛开危险的白玉兰
       混沌   她抬起没有血色的脸张望东方

                       ——楚雨《第一日》

 

远离一片河岸,看见更宽阔的天地
       恍若天启,它呼喊,通向另一面,全新的世界
         

                     ——楚雨《单向度 深》

 

不要抬起惊愕的眼睑,凝望风中的雕塑
       更不要轻易——碰触它忧伤的内核

                  ——楚雨《给逐渐消逝的事物》

 

它穿行于黑夜和白昼之间
       倾听自己和虚无之间的对话,那么真切
       但它的确无法摆脱自身的困扰

                  ——楚雨《孤独的河流》

 

谈论诗歌和谈论绘画一样,无非要谈论诗或者画的符合特征、个性特色以及诗或画呈现出的意境和境界。就像前面我观崔错的李清照画像,我发现奇石更像一头奔跑怒吼的狮子,我这种在传统的画境里的自我审美给我带来了阅读上的满足,同样理由,在现代诗人庸攘的当今,我读楚雨的诗歌,发现她的个性化彰显是一种虚化,虚化在感情、想象和活动中,激活了意识的真正功能,譬如“它穿行于黑夜和白昼之间/倾听自己和虚无之间的对话,那么真切/但它的确无法摆脱自身的困扰”,现实世界的困扰、失落和忧伤只有在诗歌中通过“虚化”的手段,比如窗口盛开危险的白玉兰,是现实中的真物,写进诗歌里就成为设定的物体,在文字里因为注入了情感色彩,对世界来说,它可能是虚化的,对虚无来说,它又是一个文字存在的实体。那么我们如何认识楚雨的诗歌呢?我们谈论一个诗人,自然要少不了对其生存状况、诗歌语言特色、诗歌内涵特征进行必要的剖析和研究,在楚雨这里,我的阅读视野不想囿于常见的评判里,我从楚雨的诗歌气息里嗅到了一个画家的成熟个性和一个现代诗人的成熟心理状态。

大家知道中国绘画以宋代为分野。宋之前从无法到有法,需找绘画的手段和途径,宋之后,走向从有法到无法的破法手段,人物画到唐朝基本技法完备,山水画的诸种峻法到宋代基本完成,就如同诗歌写作一样,《诗经》和《楚辞》基本定义了诗歌的写作手法和手段,唐诗完成汉语古体诗歌的整体诗魂构筑。一个现代画家、现代诗人,如果去画李清照,还着墨于梅花、竹子、兰花和奇石相衬无疑是没有什么趣味的,去写李清照还乌发蝉鬓、云髻雾鬟、娥眉青黛或肠断天涯肯定没有什么立场的。我想,楚雨要画一幅李清照的画写一首关于李清照的诗歌,肯定会触入进一种个性化的内核。
       楚雨有“在失语的状态中误入世界”诗句,我认为这句话也可理解成“在言说的状态早已误入世界”,为何这样理解呢?诗人因为靠诗歌的言说方式同世界对话,这种对话除了依赖直觉、经验等判断,更需要想象力。诗人的想象是可能性、否定性和贫乏的渊薮。萨特的想象在每一时刻都表现在现实所蕴含的意义,因此,想象也有直觉、经验之外的痼疾和干扰,诗人在言说的状态下实际上已经误入了真相或者背离了真相。“用词语抵消来自生活的思考/一些街道空无一人,日子陷入乐观的演说词/人们打开了一扇扇窗张望低处或者高空”(楚雨《《阅读一本关于<新时代>的书》),我们在此找到了很好的佐证,诗人用词语来抵抗,而周遭陷入乐观的演说词,诗人的词语和世界被强加的演说词之间的冲突和对立,永远没有妥协的途径;伪诗人的途径是继续把李清照式的命题写成模式,伪画家的途径是把长寿图画上蟠桃,然后,通过通约的价值观博得虚名。我理解的楚雨的失语是对言说的一个补充而不是浅层面的对抗,因为世界需要诗人的言说,我曾经在一篇评论里说过:当诗人于失语时不能自救,承载能力超越自身经验与认识极限,就会在诗歌里依赖和沉溺语言的实验以求得心理上的超脱。这样,一方面造成被遮蔽的事物本义在语言里更加模糊,一方面造成诗人的虚幻、呓语和虚妄,又一方面对现实的脱离成对真善美的鄙。其实,言说过急过度就是失语时的不能自救。
       实际上,有作为的艺术家首先不是厌世的,世俗也是世界的一部分,言说也好失语也罢,都在于对世界形相的洞悉和接近,我们看看以下的图表,——

 

 2010年12月12日 - elford - Elfordcolor的博客 
          (选自《西方学者眼中的现代西方美学》第389页,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10月第一版)


 

“世界形相”的范畴对诗人和画家尤其重要,当艺术家意识里的符号、图像、数字和观念纠缠于世俗世界悲喜之中,这样的文本即便通过各种色彩、词语,也产生不出具有时间和历史意义的ponints(意旨)。

我前面说及楚雨的诗歌有虚化的成份,“波兰波兰  波兰我们躺在奶酪上的忧伤/曾经深爱的背影走向远处”(楚雨《第一日》);“笛卡尔携带漩涡说正在穿越潮汐——怀疑一切的/‘系统怀疑的方法’令人思索”(楚雨《漩涡》)……词语波兰和笛卡尔是诗人诗化的名词,这类虚化目的在于印证她的以下观点?——

 

企图从虚幻之中唤醒,她的记忆。自我和他者的影子重重叠叠

虚构的事件在黑暗中寻求突围,透过他人的面孔寻找自我,或

悲伤与微笑改变事物的形状,沙砾在尘的海洋中翻转,请记住

蝴蝶牵引着光影上升,反刍月夜之场景,通过密封的深蓝抵达

 

                                                  ——楚雨《萌·之一》

 

有很多画家或者诗人试图揭示世界形相,而他们的观点里世界形相是“已成“的,其实,世界形相未成的谜更多,当一个想象的物与形相系统实行有目的的交叉回应的区域,这类符号概念的结合可以有绘画、诗歌艺术上的节奏、形式、张力与规律,但不能有事实和真理。楚雨似乎很矛盾,她在长诗《空房子》开篇写到:“(我的空房子在津江,四周植上九棵芭蕉,三棵荔枝/闽南绵长的雨季是否会把我的空房子锈成绿色的青苔)”,楚雨Danae、波兰、马克之后,是不是要放弃虚化的成份回到见素抱拙的世俗形相中,去思辨真正的九棵芭蕉三棵荔枝?伍尔芙关于女性写诗歌要有“一间自己的屋子”,我希望楚雨能够继续虚化和失语,因为我们被周遭几千年的伪画和伪诗歌所累,有一个虚化和失语的楚雨,我们或许能够看到一些真实的形相。

 

                                                                                                        

                                                                                                                樊子初稿于12月11日下午

 

 

 本文引自樊子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18c8f0100onuo.html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