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原创)关于楚雨的组诗《机器人工厂》  

2011-01-14 16:39:42|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完整地看过这一组,尽管它尚未完成,但它已足够使我激动不已。不仅仅在于它的故事性,实际上,在一个结构主义的时代,语言所传达的往往超越语言本身,而投向更广阔的现实背景。
      长诗中,几个人物,棠那、马克、奥特、曹斐这几个虚拟的人物分别影射真实存在的、对立的、甚至心理学意义上的差异性体验。
       Elford一直确信,在历史学家的背后,一直存在一个未辨明的,冷冰冰的、黑暗的、指向未来的世界,它与现实世界并存,甚至存在于人类的梦境之中。因此,它为诗人提供了一个深入的时空,它既具有浓厚的幻想性,又指向人的精神世界。
       楚雨的文本,恰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最好的范本。
   

       “生活,现在链接他大脑的是机械
        的口令”


       在这组诗的开始,诗人就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充满金属感的、离奇的、被解构的世界,存在甚至被归结为一组数字化的,机械的,精确的控制装置,完全远离了唯意志论和人性的假设,肉体中的灵魂被转换成一组开关,它们开始左右这个世界的发展进程。肉体衰败了,电讯号成为生活的主宰,文明的演进最大程度地物质化,到处都是齿轮转动的咔咔声。
   

        “树形的心脏
         机器人奥特复活
         渗透人类的思想
         时间:
        2010、10、10
        晚
        上
        十
        点”


       非常有意思的开局,生命再次回归到基督纪元之前,它原本就属于非人的世界。实际上,我也始终存在一个疑问:创世之初,如果上帝不是创造了亚当夏娃,而是制造了机器人奥特,历史惊人的相似性是否会在未来的某个时代重演?这一点颇耐人寻味。
       我亦一直认为语言的内在矛盾性直接导致现代社会的异化。这一价值判断对外是一个玩笑,对内却具有深刻的道德涵义。言语,如果它不能退回到不能理解的理解之物中去的话,它作为一种价值判断和价值取向就仅仅具有符号学的意义。纯粹的形式永远不匹配一个特定的本质,因而它是盲目的。而人自身,抛开精神属性以及衍生的语言能力,统统归结为物质性本身,它们的割裂和不可融合性就犹如符号学的形式和本质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外界的、物质化的世界永远与人的精神诉求相背离,文明仅仅是假设性和体验性的,而且与它的进程成反比。
 

       “他是完美的情人——没有棠那,就
        没有奥特。天才的完美设计,他为他诞生”


       如何理解其中的悖论关系呢?情感,意志,理性,实际上是独立于结构之外的“他在”。较之于“框架”而言,它是无法言说的东西,符号仅仅是它外在的形式,一旦它固定下来,特指一个特定的内容,固定之物已成一种形式,它就需要另外的东西去填补。因此悲剧意味在于,就在人们看重人性的伦理道德,公理正义,情感良知,知识真理,荣誉地位和物质利益之时,它已日益远离我们了。
       人的异化不仅仅体现在棠那与奥特身上,而是深刻地影响到棠那、曹斐渐行渐远的两性关系上面。
   

        “曹斐透过玻璃杯看着棠那,“
        小心更深的陷落。”音乐、恐
        惧、和不加思索的谎言,她怕”


       我们想知道她怕什么呢?关于这一点,作者始终没有给予我们确切的答案,不得不闪烁其词,环顾左右而言他,而实际上,疑问始终是无解的。
       未来世界始终是一种召唤而不是一种真实存在。它不在奥林匹斯山上,也不是在羊皮古卷中被标注出来,它甚至始终是一种虚幻的迷离境界,一种道德的过滤器,或者是被装饰出来的纯真的愿景。人活在当下,其隐喻的内容是无法被揭示出来的。在孤岛上的感受与在两性愉悦的瞬间是无法同日而语的,这种不确定性也从另一个侧面启示我们要么及时行乐,要么异化,或者,与对立一方同一,进入更高一个等级。而实际上,后一种情况纯系空穴来风,子虚乌有。我要说的是,符号可以杜撰,马克在形而上的范畴中,套用一句时髦的言辞,叫做“可以存在”。
       而马克,甚至是道德光环下的自我,一个上帝派往人间的上帝的影子,它的全部神性在于它既穿着天使的道袍又具有魔鬼的姣好的面容,它甚至像黄昏一样宁静,又像散弹坑一样真实可信。正如作者宣称的那样:这副牌握在上帝手中,要命的是,要看看轮到谁出牌。
  

        “今夜的天鹅升起
         她的裸臂透明。另一个身体,对抗一场战争
         一场力的较量
         华尔兹的午夜
         无眠”


       喜欢这种乌托邦式的夜宴。普通的事物看上去并不真实,而真实的事物却令人难以置信。在乌托邦的世界中,一切颠倒过来,它甚至是一个更合理的、更人性的、具有历史范畴和连续性的体系,维系它的不是现实世界的海市蜃楼般的绞索,而是唯理论、实证论、思辨论和生命体验的美好的研究方法和思维原则。这样说如果过分刻薄的话,不妨听听更加刺耳的叫嚣:
   

          “哦,啤酒,香烟,德国战车乐队,它指向谁?”


       优雅的,宽容的,斜眼的经验主义者乔治.贝克莱式的有力的诘问。它出自楚雨娇滴滴的樱桃小口,听上去却像法国大革命前夕第三等级和无套裤汉们冲上断头台砍下路易十六人头颅时声嘶力竭地的血腥咆哮声。(注:此一小段纯系玩笑)
       还是回到未来世界中吧。而我们这一次却清晰地看到马克的身影,在一个充满机械的世界中,在抹满生鱼片的街道上,在通往曹斐的春怨深深的闺房途中,不是幻影,不是国王的替身,不是在被鬼魅蛊惑过的伊甸园的苹果树下,而是在咽下苍蝇的瞬间。
       它暗示什么呢?
       谎言,一个又一个谎言。
       因此,我们不得不再次肯定楚雨女士的审美感受力,思辨能力,生死观,时代气息,和时空观念。她写道:
    

         盯住电视上被光环围绕的棠那
         马克
         摇晃着身子,扯下领带
         这
         是一种生活状态
         他嘴角抖动了一下
         他想起鳄鱼的警告:商品
         和价值最大化


       入木三分的心理刻划,手法确立于可能之上的完全确定的形式之上,传诉的却是一种言辞之外的警世讽喻。据说,在西方的思想空间中,那种针对语言所言说的东西被称为“词/言辞”。词不是语言——也几乎不能说是语言之中的某种东西。那它是什么呢?我认为只能是观念。即“语言在自身之中包含了一个对立,一个根基和抽取根基之间的矛盾。”① 因此,我们探讨关于文本的现实意义实际上只能从文本之外寻求它的——也是作者的意图。有时,它甚至是可以意会的。
       而我要说,在商品社会中,支配人的思想观念的欲望和冲动,往往要借助——如果不是口头表达的话——人与人在社会关系中的语言系统,它既是交流本身,又是传达意念的载体,而实际上,它却从来都是与人的思想割裂的。从道德的高度给出个体生命运动的确切形式不仅不明智,也是无法达成的。因此,在现实的社会关系中,沟通和交流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起码也是歧义性的。这就解释了人的悲剧性的这一命定的主题。从某种意义上说,在一切文学体裁中,唯有诗歌是经由上帝钦定的关于人与神的中间地带的交流载体,它不是隐藏于它自身,而是在它的内部的运动中。甚至在男女之间爱欲表达上,“我爱你,却与你无关”亦同样可以逼近诗意可以达到的境界。
       在纷繁的现实世界中,套用柏格森的观念,就是生命的最终价值仅仅意味着一种进化过程,在时空绵延不绝的演进中个体呈现出千姿百态、光彩夺目的连续状态,它们构成物质世界同时亦构成生命世界。而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亦即个体价值的终极意义亦包含其中。犹如解剖食物的营养成分如同探究言辞背后的形式和内容的关系一样毫无意义可言,讲述一个未来某一时刻的战争故事,它纵使是一个催人泪下的血腥故事,但它同样可能是一个不确定的、扑朔迷离的臆造的梦境。
      楚雨的这组诗歌,无论在人物刻画,气氛营造,思想性,人物的矛盾性以及对于诗歌本身的探索,均达到一定的高度,衷心希望她能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诗歌作品。

 

 


  ①见《作为生活结构的世界》P219页,作者:(德)罗姆巴赫。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