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原创)跟孙周兴谈哲学之外的风向、箭头和避雷针  

2011-06-12 16:39:36|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八二年,我在教室的屋檐下,成了一个马蜂窝

从此,我开始偏爱马蜂窝这个词,并解释说

这是一个少年的乐趣所在

犹如在自由王国

等待征服那些归巢的

燕子

 

一个少年,如果他腋下一夜之间长出一簇细丝般的

毛发,他在北部宿舍区

会不会成为

笑柄

 

甚至像雷声,整夜在他头顶

——在云层中,在蜕变到来之际,在把他吞噬的黑夜

的一整条街上,像巢穴里传来的

那种嗡嗡声

 

我的躯干是那种不招人喜爱的类型

如果内部的嗡嗡声

不停,如果从其中还长出无数交替运动的

关节,甚至它们一出汗就散发出刺鼻的

腥臭味

我认为,在那个年代

那就是我的命运

 

如果里面还孕育着一个胎儿,甚至成熟得比思想

还快。最细微的撕裂声,尤其在可怕

而寂静的夜晚,在北部宿舍住宅区,在铁路线之外,在大海、宇宙、空间都一分为二的时候

你如何定义,一个少年

在巢穴里

究竟是孤身一人,还是

一只蝴蝶的

化身

 

而燕子,始终是即将出嫁的女人

在它们变成新娘的那一刻

女人就跟着变成

陌生人。而那些燕子,它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什么使它们远离了

巢穴

并因受孕

而成为一个时代不折不扣的

缩影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