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杂谈)札记:关于诗歌创作的一些看法  

2013-05-09 18:45:00|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札记:关于诗歌创作的一些看法(1)

 

 

 

记得一次跟朋友交谈的时候,我曾表达过这样一种观点:我们的历史是由不同的文化断裂、拼凑和大一统的观念糅合在一起的大杂烩。无论先秦曾经生机勃勃的、蒙昧期的力图挣脱和创立自己真正思想体系——关于本体论的起源、连续性和总体性的观念史的构建;还是东方民族的伦理价值观、审美取向,基于历史之上的历史规定性。农耕民族的地域性的文化价值观在随后秦汉隋唐宋元明清各朝代,一直是不清晰的,饱受外来文化的侵袭,处于变动不居、摇摆不定的境地,而它核心的伦理道德观却奇迹般地在这期间形成、发展、沉淀,成为东方民族维持社会稳定、持续向前发展的动力源泉,它既是非宗教性的,也不具有构造和奠基历史主体性,我的意思是,这种貌似无目的论的,无意设法把握事物本质的功利性,恰恰是历朝历代统治者赖以生存的法宝,中国社会历来无视个体的人的存在的意义,人的存在的合理性体现在他的物质和工具层面上,超越情感和意识的被动的实在物,他们是社会这架巨大机器的一个机械部件,他的价值恰恰体现在他的使用价值上,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思想说穿了是一种逻辑演绎的过程,在西方,古希腊是它理所当然的始作俑者;而在东方,甚至在先秦时期,它也是建立在偶然的、非连续的、间断的、无序的甚至是隐藏在下面的一种遥远的恐惧和神话崇拜的传统之中。这是东方民族可以理解的一种生存形态,农耕民族在生产力低下时期外界种种不确定因素很自然把他们的生存希望寄托于超自然的神明身上,它的尘世的代言人因此亦被赋予同等的力量和权威性,因为,在这种社会体制下,某种不可言说的简单因果关系超然凌驾于作为个体的人的存在之上,人性之光被遮蔽了,社会性,社会关系,等级观念成了历史发展的本质。可悲的是,正是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一个误区亦随之形成了,既然神明的神圣性是毋庸置疑的,社会发展和历史过程被一种超强力的意志主宰着,作为个体的人的生命能量,它的释放和发挥的渠道堵死了,朝代更迭,战乱频仍的时期,所谓的社会的最高价值标准和根基倒塌之时,大批仁人志士选择了另一种生存方式,或看破红尘,归隐山林,或豪放不羁,慨然赴死,或大隐隐于市,成为观念和意识形态的牺牲品。庄子幻象中的巨鹏实际是想为我们把人与天的界限划分清楚。“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者,至矣。知天之所为者,天而生也;知人之所为者,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终其天年而不中道者,是只知盛也。”在这里,我们古代的先哲为我们指出了一个崇高的境界,什么境界?就是“知止”,就是人要贵有自知之明,知道什么是自己能干的,什么是自己力所不及的。天有天的范畴,人有人的范畴,不把这个道理弄清楚,恐怕你的生存就要有危机了。在一个崇尚天、神、君、臣的社会道德规范体系里,知人之所为,知人之所不为,你虽然不能成神,起码,可以成为一个了不起的、超凡脱俗的人。

我要说,这是农耕文化精神的最高境界,极致的乌托邦。然而,问题来了,在这样一个美好的社会体系里,作为个体的人,能获得他追求的至福吗?

实际上,人的生存本能可以说是无限的,任何一个生存环境下,人总能寻求到一种活下去的求生之路,在这条道路上,在适应之后,他甚至真的会寻找到他所袭击的幸福和满足感,被鲁迅先生痛斥过的中华民族的所谓“劣根性”会是无源之水吗?

我要说,在我们千百年封建文化侵染下的社会意识形态,已经潜移默化地改变了我们作为个体的人的生存状态和作为人所固有的本性,套用哲学术语的表达即是基于人的主体特权之上的人的先验主体哲学和人本主义的自然规定性早已丧失殆尽,我们强调人的自然本性,实际是在强调与本体论无关的集体失忆,强调遥远的、不存在的所谓文明开端之前的那个开端,强调那个自欺欺人的关于世界和人的童真幻境。

我为什么要谈这些,如果更进一步,拿它与西方文化做一个对比,就像人们说起的传说中的“照妖镜”照一照,会是什么结果呢?实际上,按照时下奉行的一种主流说法,不同地域,不同文化,是没有高下优劣之分的,在进行文化观照之时,我们更应该对比它们之间的不同和差异,文明的差异更多是体现在人性的圆满,个体的创造性和宗教、文化和意识形态的认同方面。在当下,一大批这样的学者在孜孜以求地进行这样的工作。但我还是禁不住要问,各个文明之间,不同地域文化的差异性,它们会终有一天在科学、艺术与爱的精神感召下走到一起来吗?

按说随着农耕文明的消亡已使旧有的文化价值观消失殆尽,而与农耕文明相适应的文化烙印在一些所谓的文化人身上依然清晰可见,在他们意识深处,一种历史连续性的观念根深蒂固。从全球范围看,从十四世纪开始的一次次西方文化狂飙运动早已席卷全球,面对纷繁的、日新月异的社会生活,人们的思想,价值观,历史观,知识体系无不受到冲击,正是从那时开始,人类文明的话语权越来越集中在西方一批富于探索,勇于创新的精英阶层,人文主义精神,人文主义精神的核心就是提倡人性,反对神性,主张人生的目的是追求现实生活中的幸福,倡导个性解放,反对愚昧迷信的神学思想。英国的工业革命和随后的法国大革命更是肯定了天赋人权的神圣性,思想解放,个性自由,理性和实证主义精神是它的直接的精神遗产。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各种哲学、文学艺术思潮从本质上说也是基于人本主义基础上展开的。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1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