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lfordcolor的博客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引用。

 
 
 

日志

 
 

(原创)在涅夫斯基修道院:笛卡尔式的沉思  

2014-05-21 17:17:13|  分类: 私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在涅夫斯基修道院:笛卡尔式的沉思 - elford - Elfordcolor的博客
 

在涅夫斯基修道院:笛卡尔式的沉思

             ——致彼得·伊里奇·柴科夫斯基


放荡者是这样一个人,他屈从于欲望

而不是作为幻想的一个开端。跃出水面的逆戟鲸

它是逃离海洋吗?还是因为曾经打破了事物的

某一平衡?那个睡在坟墓里的人,在逻辑事实中

已经死亡,如果他从一堆沙子中

取出一粒又一粒,那堆沙子

是不是就不再被称为

一堆沙子


故事在古典时代就结束了。彼得·伊里奇·柴科夫斯基

被海下面巨大的影子

磨成沙粒,那里有像风一样沉重的事实,如果他是去圣彼得堡火车站

寻找一位同性恋人,甚至拒绝

把尘世的生活

转变为肉体组合,而她的无知

把一杯苦酒

酿成一朵野花的气味


那些音符把我们导向死亡。1797年,亚历山大.涅夫斯基三位一体大教堂

被简化为孤零零的两块墓碑,甚至使一个穿白袍的女人,终于明白了

主题的精确性。她的欲望有力地拍打着

自己界限的边界,她的梦

使我们的孤独

到此为止,而我们的话语如此反复,它首先被确认、设定、排列和散布......


音乐使我们看到

我们不曾看到的另一个世界,谈判者或幕后的人

不是真理和谎言的对立面

梦想和虚假的

我们的过去,我们将第一次看见

我们第一次看见


我们的过去。既然一场赌博和游戏

是不可限定的,既然我们的笑声和所有苦涩

仅仅

是一种乐趣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